<track id="zqt6g"></track>
  • <menuitem id="zqt6g"><dfn id="zqt6g"><menu id="zqt6g"></menu></dfn></menuitem>
    <track id="zqt6g"><span id="zqt6g"></span></track>
      <bdo id="zqt6g"></bdo><track id="zqt6g"></track>

      <tbody id="zqt6g"><div id="zqt6g"></div></tbody>
      1. <track id="zqt6g"><span id="zqt6g"></span></track>

        <track id="zqt6g"><div id="zqt6g"></div></track>
          1. <bdo id="zqt6g"></bdo>
            <tbody id="zqt6g"></tbody>
            1. 首頁 中國改革論壇網 論壇網-全面深化改革 論壇網-改革綜合

              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的重大意義

              時間:2024-01-02 12:32 來源:光明日報

                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我國經濟回升向好態勢得到了有力鞏固,經濟高質量發展不斷取得新進展。但也要看到,目前我國經濟運行還存在一些困難和挑戰,迫切需要加強宏觀政策作用并不斷提高宏觀政策的調控效率,以鞏固和增強經濟回升向好態勢。2023年12月8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要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隨后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進一步強調,“要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加強財政、貨幣、就業、產業、區域、科技、環保等政策協調配合,把非經濟性政策納入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評估,強化政策統籌,確保同向發力、形成合力”。由此,明確了“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的兩層重要含義:一是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等宏觀政策要增強一致性;二是非經濟性政策也要納入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評估的范疇,進一步強化政策之間的統籌。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并非等同于各部門加強政策的協調配合,而是要在更高維度上強化政策統籌,實施最優政策組合,確保各類政策形成合力,以最大程度提升宏觀政策的整體調控效果。

                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是黨中央“創新和完善宏觀調控”的最新理念,也是中國特色宏觀調控的又一重要理論成果。中國特色宏觀調控是中國取得經濟快速發展和社會長期穩定兩大奇跡并順利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的重要保障。面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穩步推進中國式現代化和高質量發展,順利實現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需要中國特色宏觀調控繼續為中國經濟保駕護航。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為中國經濟平穩發展提供新保障,進一步豐富和完善了中國特色宏觀調控理論體系,為中國自主的經濟學知識體系的建構提供了新的理論支撐。

                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既有助于節省政策空間,也有助于提高政策效率,從而改善宏觀政策的整體調控效果

                從政策空間看,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有助于節省政策空間,提高宏觀政策可持續性。如果政策空間不足,宏觀政策的可持續性將面臨挑戰,無法持續發力,從而影響宏觀政策的整體調控效果。通過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可以加強各類宏觀政策的協調配合,在實現既定目標的同時大幅節省政策空間,從而有效降低政策實施成本并提高政策可持續性。以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取向一致性為例,當面臨有效需求不足時,加大財政政策力度雖然有助于擴張總需求,但是也會擴大財政赤字規模并推升名義利率水平,導致政府債務規模和融資成本上升偏快,進而壓縮財政政策空間。如果采取貨幣政策加以配合,將有助于減少財政赤字規模并使得市場利率水平相對穩定,從而降低財政政策實施成本并預留更寬裕的財政政策空間。

                從政策效率看,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有助于加強宏觀政策的統籌,提高宏觀政策傳導效率。當缺乏有效統籌時,即使各類宏觀政策具有相同目標,但不同部門的政策操作也可能相互掣肘,由此導致宏觀政策效率大打折扣。宏觀政策統籌不夠充分,不僅體現在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等穩定政策之間缺乏一致性,也體現在穩定政策與增長政策、結構政策之間缺乏一致性。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有助于強化政策的協同聯動,放大政策的組合效應,從而有效提升宏觀政策的整體調控效果。

                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有助于解決可能的協調失靈問題,將經濟推向更高水平循環

                所謂協調失靈,指的是市場機制在協調經濟主體的行為時會出現失靈的情況,導致經濟陷入低水平均衡狀態。在經濟運行過程中,不同企業及不同居民之間的行為和情緒容易產生相互影響,比如,產業集聚能夠通過資源共享等外溢效應推動更多企業增加投資,消費潮流能夠通過規模效應降低成本并吸引更多消費者擴大消費。再比如,當部分經濟主體的情緒較為樂觀時,這種樂觀情緒可能會蔓延到全社會,再經由預期自我實現機制有效擴張社會總需求。反之,如果缺少類似于產業集聚、消費潮流等積極因素,或者部分經濟體存在悲觀情緒,也容易引發協調失靈問題,不同企業或不同個體之間的悲觀行為與情緒將相互強化,導致經濟陷入低水平均衡。協調失靈具有自我強化的趨勢,只靠微觀個體難以擺脫困局,這就需要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予以應對。若宏觀政策取向不一致,將無法形成合力,難以推動經濟邁向高水平均衡,反而可能加劇協調失靈,導致經濟陷入持續低迷的負反饋循環。

                協調失靈在經濟實踐中也可能體現為,一方面,居民部門存在較強的預防性儲蓄動機進而傾向于減少消費,企業部門預期投資回報率不足進而難以擴大投資規模;另一方面,全社會對未來經濟增長的預期偏弱。企業部門的投資需求不足以及居民部門的消費需求不足很可能因為協調失靈而相互強化,需要宏觀政策協同發力予以打破。2023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提出“要激發有潛能的消費,擴大有效益的投資,形成消費和投資相互促進的良性循環”,無疑是應對協調失靈的積極舉措,通過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有助于發揮宏觀政策牽引性、撬動性強的優勢,形成消費和投資相互促進的良性循環,將經濟推向更高水平循環。

                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有助于更好統籌短期穩定、長期增長和宏觀經濟結構優化三大類目標

                短期穩定、長期增長和宏觀經濟結構優化,是宏觀政策需要追求的最重要的三大類目標?;跉W美發達經濟體的經濟特征和政策實踐所提煉出來的傳統宏觀政策理論認為,宏觀政策只需要實現短期穩定目標,不需要對三大類目標進行統籌考慮。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有助于突破傳統宏觀政策理論不關注長期增長與結構優化的缺陷,將三大類目標所對應的宏觀政策進行統籌,實現宏觀政策的“三策合一”,最終同時實現三大類目標。

                對于短期穩定目標,主要通過貨幣政策、財政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等穩定政策加以實現;對于長期增長目標,主要通過促進技術進步和人力資本積累等增長政策加以實現;對于宏觀經濟結構目標,主要通過再分配政策、補貼政策和稅收政策等結構政策加以實現。需要特別強調的是,上述三大類宏觀政策并非相互獨立,而是相互影響的,因此需要密切配合才能同時實現三大類目標。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實現宏觀政策“三策合一”,能夠促使實際經濟增速、長期潛在增速和最優經濟結構下的合理增速三者趨于一致,從而實現最優宏觀經濟結構下的短期平穩運行與長期穩定增長。

                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有助于推動經濟主體形成一致預期,促使各類宏觀政策形成合力

                預期反映了經濟主體對未來經濟走勢的判斷,樂觀預期會給經濟運行帶來積極信號,并有效促進企業投資和居民消費,而悲觀預期則會限制企業投資和居民消費。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能夠向市場釋放清晰明確、強勁持久的信號,給予微觀主體確定的前瞻性指引,推動企業部門和居民部門盡快形成一致樂觀預期,有效提升企業投資水平和居民消費信心。

                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還能夠規避個體行為加總導致的合成謬誤。微觀個體基于自身效用最大化作出的決策,在宏觀層面加總后反而可能導致非合意的后果,此即個體行為加總導致的合成謬誤。面對經濟下行壓力,單個居民和企業減少消費和投資對其自身而言可能是最優決策,但這會加劇全社會的總需求不足問題,從而加大經濟下行壓力。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能夠有力改善微觀個體的約束條件,優化微觀個體的決策行為,最終打破合成謬誤。從居民消費來看,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能夠強化居民部門的信心,提升居民消費需求。從企業投資來看,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能夠提升企業投資的預期回報率,從而有力提振企業投資意愿。

                2018年11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中指出,“有些政策相互不協調,政策效應同向疊加,或者是工作方式簡單,導致一些初衷是好的政策產生了相反的作用”。在政策實踐中往往有多個決策部門,如果每個部門僅根據自身目標制定最優政策,而不考慮自身政策對其他部門的政策目標所產生的影響,那么單個部門的最優政策對全社會而言很可能并不是最優政策。通過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可以對各部門的政策目標和政策工具進行統籌協調,避免不同部門政策目標和政策工具的潛在矛盾沖突,促使各類宏觀政策形成合力。

                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有助于防范國外政策的負面溢出效應

                當前無論是理論研究還是政策實踐,都日益重視宏觀政策的國際協調。一方面,面對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和新冠疫情等全世界需要共同應對的重大危機和挑戰時,加強宏觀政策的國際協調可以讓不同國家的政策形成合力,避免重大危機在全世界范圍的蔓延和加劇。另一方面,不同經濟體之間的宏觀政策操作會產生相互影響,加強宏觀政策的國際協調可以避免一國的宏觀政策對其他國家造成“誤傷”。大量研究表明,發達經濟體的宏觀政策操作會對新興經濟體產生較為明顯的外溢效應。不僅如此,發達經濟體的宏觀政策操作還可能通過新興經濟體反過來對其自身產生回溢效應。例如,2022年以來美聯儲所進行的近40年來最為激進的加息操作,就對全世界很多經濟體帶來了困擾。有鑒于此,越來越多的研究提出應加強宏觀政策的國際協調以避免負向溢出效應的影響。

                然而,宏觀政策國際協調的理論框架和政策操作框架還很不完善。在未來較長一段時期內,仍然需要通過加強國內宏觀政策操作來應對國外政策的負面溢出效應,這也給國內宏觀政策操作帶來更大的挑戰。其一,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等宏觀政策的空間本就不斷收窄,如果再用來應對國外政策的負面溢出效應,將會進一步加劇政策空間收窄的態勢。其二,宏觀政策需要實現的目標本就較多,如果考慮國外政策的負面溢出效應,將會進一步增加政策目標的數量,從而加大調控難度。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能夠促使各類宏觀政策形成合力,提高政策效率,從而節省寶貴的政策空間。有了政策空間做支撐,宏觀政策可以更好地化解國外政策的負面溢出效應。此外,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還可以對宏觀政策的目標體系進行優化和重構,從而讓宏觀政策能夠更好地應對國外政策的溢出效應。

                (作者:陳彥斌,系北京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副校長)

              首頁
              相關
              頂部